要是给主公知道了是自己给你报信儿的那么自己

作者: admin 分类: 幸运彩票官网 发布时间: 2019-03-05 11:06
  最后马超对郭嘉说道:“奉孝,福达你也知道他,jiushi如此了,所以咱们也是不用多说,都明白,他那个人。”――
 
    再说崔安那边儿,听了郭嘉的话后,他是怎么想,怎么觉得这事儿能成,所以就再休息了一会儿之后,他便再次出了大帐,出了大营,jixu去骂阵去了。
 
    不过这次和之前可不一样儿了,之前他不过jiushi兖州军也骂,是江东军也骂,外带上刘备军,但是却没指名道姓是哪个人。可这次崔安不一样儿了,jingguo之前郭嘉的指点,他是指名道姓。让关羽出来迎战。
 
    这就应该说是郭嘉比较高明的地方了,为什么这么说呢,他是谁也没去挑。就让崔安去找关羽,zhègè还不能说是郭嘉厉害的地方吗。因为他清楚,无论是曹操、还是说孙策和刘备,他们必然是下死令,不让己方的将领出城迎战,违抗军令的,那就军法处置吧。
 
    可zhègè命令对一般的人来说。确实是有用,但是对有两个人来说,却不一定会有什么用。这两个人分别jiushi曹操兖州军帐下的关羽关云长还有孙策江东军帐下的张辽张文远――
 
    jingguo这么多年的了解,对于张辽,郭嘉的评价是,其人是个人才。并且能很好控制自己。其人不会轻易被激,所以想让他出战,那确实是登天之难啊,于是郭嘉也不会把主意打在他的身上jiushi了。
 
    但是对于关羽,这些年的了解来看,郭嘉认为其人倒是比较容易被激怒,因为其人身上有傲气。这样儿的人,脾气也不好。是也看不上几个人,所以你要是说他什么。指名道姓骂他的话,那么他绝对不会是无动于衷jiushi了,所以突破口,就应该在关羽的身上。
 
    而且郭嘉想到了,因为关羽和曹操兖州军之间的guānxi,他可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他曹孟德的属下,所以哪怕有人用曹操的军令来约束他的时候,那么就大错特错了。到时候,可以说只能是适得其反,更加坚定关羽出城迎战,而没有什么好结果。
 
    除非是曹操亲至,或者是荀攸、程昱,他们两人有人去劝说关羽,而且最后还少不了曹操制止,估计如此才行,其他的,hēhē,是拦不住他的――
 
    西陵城头的联军士卒一看,这之前那个崔安大爷,这却又是来挑战了。
 
    如今西陵城头的士卒组成,jiushi兖州军和孙刘联军,他们各出了几千,组成了如今在城头守城的队伍。之前他们本来是看到崔安来开了,他们以为崔安是走了呢,结果没想到,这位大爷没多久是又回来了,他们心说,zhègè崔安崔福达,可真是有瘾啊,要不还来?
 
    不过这次他们听得也是清清楚楚,比之前可是更有针对性了。之前崔安也骂了一堆,不过却还没指名道姓说谁呢,可这次是直接就开骂上关羽了。众士卒一听,不少人都心说,这崔福达倒是长进了啊,是有高人教他啊,要不他能如此?
 
    你看连这守城的士卒都知道,崔安他是个什么样儿的人,可见他是很出名儿了,而出名儿的不单单是他的武艺啊,还有他zhègè人――
 
    就听崔安在城下骂着:“关羽匹夫,赶紧出来和你家崔爷爷一战,别他娘的在城里头当龟孙子,你愿意当那缩头王八吗?”
 
    结果崔安这么一骂关羽,西陵城内就出事儿了,还能怎么,不太平了!
 
    本来关羽是在屋中休息,当崔安第一次来的时候,他知道,不过崔安那时候只是骂骂兖州军、孙刘联军而已,关羽不过jiushi不屑而已,但是却也没有什么表示动作。
 
    但是这次崔安再来,是直接就指名道姓骂他,结果还让他给知道了。什么叫“不怕没好事儿,就怕没好人”啊。当然告诉关羽的士卒,也并不一定jiushi有什么心思,而是关羽平时对兖州军士卒都不错,zhègè是没错,于是士卒一听崔安是在城外,如此大骂关羽,士卒心里就不平衡了,结果就来告知关羽了。
 
    “关将军,崔安那厮在城外叫嚣,说……”――
 
    关羽把丹凤眼一睁,对士卒言道:“有话但说无妨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于是士卒把崔安骂得是给关羽形容了一遍,关羽听后,是卧蚕眉倒竖,直接喝道:“崔安匹夫,欺我太甚!我今日定要会一会崔安匹夫!”
 
    士卒一听,是吓了一跳,心说,自己主公之前是刚下令,不让任何人出城迎战,这关将军要是出城迎战的话,那……
 
    士卒这时候才想到,要是关羽直接出战了,等自己主公怪罪下来,第一个要杀得,估计jiushi自己吧。这时候,士卒的汗已经是下来了,他是战战兢兢地向关羽问道:“关将军,您这是,要,出城?”
 
    关羽闻言点头,“不错,关某正要如此!”――
 
    关羽可是真生气了,不过他怎么也不可能对士卒发什么脾气,并且他越是平静,就代表着他此时是气愤得不行。本来脸就红,结果这时候是更红了。
 
    而士卒一听关羽quèding了,他也不敢拦着,至少zhègè他还是明白的,自己是绝对拦不住这位的。不过他还是说道:“这,这关将军,要是主公,主公知道了……”
 
    士卒那意思jiushi,要是给主公知道了是自己给你报信儿的,那么自己下场是可想而知啊。
 
    关羽则说道:“关某定在曹公面前保你jiushi!”
 
    士卒一听,是连忙dàoxiè,他可知道,关羽一句话,那绝对是一言九鼎,所以他说保自己,那么必然jiushi如此。
 
    结果士卒还要说什么呢,关羽此时已经是披上了甲胄,拿起了兵器,直接就出屋,zhunbèi出城去会会崔安了――
 
    其实关羽想得很简单,之前崔安不管是骂兖州军也好,还是说孙刘联军也罢,关羽认为和自己都没有什么太大的guānxi。哪怕自己是给兖州军帮忙,但是说实话,自己shiji上可以说也不是兖州军的人,他兖州军的人都是曹孟德属下,管他叫主公,可自己明显不是他属下啊。
 
    但是当崔安直接是骂他的时候,关羽当然是不能坐得住了。在他看来,这就像是人家都已经是欺负到你家的门口了,你要是再不采取点儿措施的话,那么得有多怂。至少关羽知道,自己可不能这样儿,再说了,他崔福达是指名道姓骂自己,而且连带着父母亲人的都上了,这自己还能忍了?
 
    这已经不是单单的面子问题了,自己不出战,天下人耻笑自己,而且自己也不孝顺啊,所以这事儿自己不能忍着。他曹孟德是说了,不让他属下出战,可自己不能算是他属下,他还约束不了自己,所以自己可以出城迎战,谁能说什么――
 
    关羽上了战马后,便直奔城门,他心说,你崔福达不是要让我出战吗,那么我便成全于你。看看到底是你崔福达的描金戟快,还是我偃月刀锋利。关羽对崔安,那可是半点儿都不惧,反而还是很兴奋。(未完待续……)
 
 
第七十二章 激怒关羽出西陵(续)
 
    毕竟都到了他们如今这个武艺了,可以说要再想往上提升的话,那么基本就两种可能。
 
    这两种可能,绝对是没有日复一日那么去训练的,那样儿可以说几乎每个人都如此,可也没听过这样儿就能突破瓶颈的,至少在从一流上等武艺到超一流这个瓶颈,那样儿是肯定不好使就是了。
 
    那么是哪两种情况呢,第一就是在生死险境的时候,这个时候往往能爆发出人本身的潜力来,所以很有可能就突破了一个瓶颈,就算是从一流上等到超一流的这个瓶颈,也不是不能破开。但是也不得不说,这种可能,终究还是很小的就是了,不过却不代表没可能。
 
    而第二种,那就是和你武艺相当的或者比你武艺还高的人对战,尤其是大战,要是经历生死险境的话,那么就更好了。就像当年的孙坚战吕布,他不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突破了瓶颈了,可惜却依旧不是人家对手——
 
    所以越是到了关羽他们这样儿的武艺的时候,他们出手可能就越少了,不过只要出手,那肯定就是和自己武艺相当或者是比自己武艺高的人对战。至于说武艺不如自己的,他们确实是有些不屑,除非是对方特别强,值得一战,那么才行。要不就是迫不得已。必须要战,要不他们不会轻易出手。但是还是那话。从一流上等武艺突破到超一流的武艺,确确实实不是那么容易的。要不怎么号称虓虎的吕布身死之后,天下就再也没有了超一流武艺的武将了呢。其实就是这样儿。要是突破都那么好突破的话,那一流武将不都满地走了吗。要说当初孙坚从一流下等武艺突破到了一流上等的武艺,那可都是费了大劲了——
 
    关羽是直奔城门,而就在此时。曹操、孙策和刘备他们也是听着士卒来禀报。说是崔安又来骂阵了。本来他们以为这次和上次一样儿,结果却是从士卒口中听到了不一样儿的情况,曹操更是直接就站起来了,而孙策和刘备两人一听,他们倒是有些幸灾乐祸,心说,怎么样儿吧,你曹孟德虽说之前一副没什么事儿的样儿。可如今呢,出事儿的还是你兖州军啊!没办法,本来结盟就是“面和心不合”,所以要想孙策、刘备他们能和曹操是一条心,这个也得分是什么。对付马超凉州军,他们倒是一个想法,不过之前曹操不还是先带兵跑了吗,至于说其他的,那就更不可能了,只要是不影响他们的大利益的情况下,他们是绝对不会让对方好的,无论是曹操,还是说孙策、刘备,其实都是如此。
 
    曹操喝道:“什么?再说一遍!”——
 
    兖州军士卒是连忙应诺,然后对曹操说道:“主公,崔福达在城外骂阵,指名道姓让关将军出阵,已经有人去告知关将军此事了!”
 
    曹操说道:“唉,‘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’,快,备马,我去城头!”
 
    曹操一听就知道要坏事儿,也不止是他,就连孙策和刘备两人也是如此认为。要说关羽是个什么人,哪怕孙策和刘备与他接触还是不多,但是多多少少也是了解他一些的。所以他们两人和曹操一样儿清楚,崔安这么骂人关羽,关羽知道了,他要是还无动于衷的,那他可就不是那个关羽关云长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之前曹操的军令,是,那对兖州军其他人来说,确实是有大用,可对关羽来说,基本上是没有什么用。要不看曹操如此着急要去城头,还不就是要拦下关羽其人吗,只是这事儿,真就能像他想得那样儿?——
 
    曹操这个时候来不及和孙策和刘备两人说什么了,只是跟着士卒出了屋,他也知道,这个时候不是去处罚己方士卒的时候,也来不及去问,谁去给关羽报信的。这时候只有拦下关羽,那才是重中之重,其他的东西吗,也确实是,能先放一放了。
 
    曹操是刚出了屋,孙策和刘备两人对视了一眼,孙策一笑,“看来今日策却是能看到崔福达与关云长一战!”
 
    刘备则是苦笑了一声,实则他的心里,可绝对不是苦笑,而是得意的笑,不过他没对孙策说什么,因为他知道,孙策的话,可是还没说完呢。
 
    果然,就听孙策继续说道:“玄德公虽说不愿意看这个,但是策还是请玄德公去城头,观看二人的比斗,想来一定会是很精彩的!”
 
    刘备此时才笑道:“那么便‘恭敬不如从命’了,备在屋中待得久了,也是该出去动一动了,孙将军请!”
 
    “玄德公,请!”——
 
    两人这才一起出了屋。是紧随其后,跟上了曹操。不过他们可没有曹操那么着急,不过从两人之前的对话却是并不难看出来。无论是孙策还是刘备,他们两人是更倾向于关羽会出城与崔安一战。而等曹操到城头的时候,那关羽都已经出城了,这就是他们的想法。
 
    两人心里清楚,自己两人就是看戏去了。不过刘备更多,他是如此,对于孙策来说。除了看戏,更为主要的,重要的。实则是观看崔安与关羽的比斗,虽说如此也不能提高自己的武艺水平,但是对自己有好处是一定的,并且这样儿的大战。可以说确确实实是难以碰见啊。所以遇到一个,可以说就已经是很难得了,孙策对此,他心里都很清楚。
 
    关羽是策马狂奔,直接就来到了城门口,结果联军士卒一看,果然这位大爷是来了,事情要坏啊。可不是吗。自己主公早已下令,不让任何人出城迎战。结果关羽来了,那么他要做什么,傻子都知道,他这……——
 
    只听关羽对士卒大喝道:“打开城门,让我出城一战!”
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