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阳对于这种行为实在是厌恶至极今天刚刚被人

发布时间:2018-09-03 11:38:33   编辑:幸运彩票-幸运彩票官网浏览人次:169

 李阳看了他一眼,并没有答话,而是坐在属于他的中间位置上,道:“不知今天大半夜的,诸位找我来有什么事?”
 
    吴胖子冷笑:“李帮主,自从你登上帮主之位以来,一心想着赚钱,但是却对青龙帮在黑道中的地位漠不关心,你知不知道,今天有十八个兄弟在擂台上被人废掉?”
 
    说到这儿,吴胖子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!
 
    敢公然对李阳拍桌子,这种行径已经是太过火了。
 
    看着对方那满脸戾气的样子,李阳的眉头皱了皱:“这次是我们和远威帮事先结下的梁子,对方想要报复,是我思考不周全……”
 
    “当然是你思考不周全!”
 
    这个时候,一个身穿唐装、满头白发的老头子也出声了,他叫钱虎刚,是上一任的副帮主,退下来之后便担任元老会的副会长,有监督帮主之责。
 
    “如果你考虑周全,就不该选择在比武之前和远威帮交换人质,出来混都是讲究要一个脸面,你给别人留面子,别人自然也会给你留面子!如果你不是在十年大比武之前来了这么一出,远威帮又怎么会处心积虑的报复于你?”
 
    钱虎刚同样一拍桌子!
 
    今天已经有两个人对着李阳拍桌子了,他这个帮主之位看起来真是岌岌可危,最起码对面的这些人就没怎么把他放在眼中。
 
    能够在如此掣肘的情况下,把青龙帮带到如今的高度,李阳的能力也算是非常强悍了。
 
    听了钱虎刚的话,李阳心中默默的骂了一句:“老家伙,真是个大傻逼。”
 
    “钱老,你是没有看见,之前远威帮的北堂在我青龙帮的地盘上是如何如何的嚣张,甚至扬言要把青龙帮给就地灭了,如果你在现场的话,也就不会觉得我的所作所为过分了。远威帮应该为他们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。”
 
    钱虎刚貌似今晚拍桌子拍上了瘾,再次一拍桌子,对着李阳横眉立目:“远威帮的北堂为什么会在宁海闹事?为什么敢在宁海闹事?谁给他们的胆子?还不是因为你近些年来的所作所为让他们认为青龙帮是软柿子,随便来个阿猫阿狗都可以拿捏?这件事情,你身为帮主,必须要负首要责任!”
 
    听到这话,李阳就知道,跟这些家伙根本没有道理可以讲,他们想要攻击你,根本不需要任何的理由。
 
    李阳冷冷的回答道:“不知道在钱老看来,我需要负怎样的责任?”
 
    “还用问吗?”钱虎刚冷冷说道:“帮主之位需有能力者居之,无能者只能退位让贤!”
 
    好家伙,这是彻彻底底的撕破脸皮了,钱虎刚这是公然说李阳“无能”了。
 
    钱虎刚还觉得不过瘾,继续说道:“如果有人霸占着这帮主之位,净做一些无能之事,我拼着这一把老骨头,也要把他给拉下马!”
 
    司马昭之心,已经是昭然若揭。
 
    被人指着鼻子这样破口大骂,李阳似乎并没有动怒,只是轻轻的皱了皱眉头。
 
    “钱老的提议,我想是对我的鞭策,对于不足之处,我会尽力改正,争取在这十年大比之中给各位一个满意的交代。”
 
    沉默了一分钟,李阳还是放低了姿态,他的心中或许有一套自己的方法,但动手的时机绝对不是现在。
 
    “李阳,你觉得你这样和我打太极,很好玩吗?”钱虎刚不满的说道。
 
    而这个时候,一个坐在角落里的女人发话了:“钱老,你的话有些过激了,忘了我们今天晚上的主题。”
 
    这个女人穿着一件看起来很清凉的雪纺长裙,长发及腰,看起来颇有一种江南女子的柔美。
 
    可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,如果以表面上的眼光来看待这个女人的话,可就大错特错了。
 
    她叫张紫薇,是前任帮主张翻天的独生女,在张翻天因为身体不好退隐之后,他的独生女张紫薇也就顺理成章的子承父业,进入了青龙帮元老会。
 
    这张紫薇虽然看起来颇为柔美,但是做起事情来却心狠手辣,她的手下掌握着青龙帮四个堂口,其中有一个就是律堂,专门负责帮规和刑罚。这个女人御下极严,青龙帮中人如果因为犯了错而进了律堂,必然会遭受非常严厉乃至恐怖的责罚!
 
    在青龙帮的所有元老会成员中,这张紫薇也算是难得的中立派,所有事情都对事不对人,对于帮派有利的,她就赞同,对于帮派不利的,她就反对。
 
    也正因为这样,钱虎刚和吴胖子等人都把这张紫薇当成了是李阳一派的人。
 
    “一个姑娘家,也能教训起我来了,看来我真是老了。”钱虎刚长叹一声,直接闭上了眼睛。
 
    而张紫薇浑不在意,美眸盯着李阳,说道:“帮主,对于今天受伤的十八个兄弟,你是怎么安排的?”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329章 攘外必先安内!
 
    “对于受伤的兄弟们,每人一百万抚恤金,不用担心日后的生存问题,青龙帮养他们一辈子。”李阳说道。
 
    “嗯,不能让他们感觉到被亏欠。”张紫薇点了点头,李阳的做法让她感觉到很满意。
 
    到底是占据了宁海的青龙帮,富得流油,如果是换做远威帮在这里,恐怕还真的不能如此大手笔。
 
    吴胖子在一边不阴不阳的说道:“李帮主还真是财大气粗,这青龙帮改成了青龙集团,到底是收入比以前多的多了。”
 
    钱虎刚也叹道:“从上到下都是一副商人嘴脸,事后补偿有什么用?殊不知,如果你帮派的威信能够树立起来,别的派别根本就不敢惹!你现在的行为就是亡羊补牢,本末倒置!”
 
    李阳皱了皱眉头:“钱老,你知不知道,你的这种消极态度非常不利于帮派的发展。”
 
    钱虎刚第三次拍了桌子:“不利于帮派发展?我老钱辛辛苦苦帮青龙帮打打杀杀几十年,居然说我不利于帮派发展?好歹我以前也是个副帮主,手底下还有百把个死忠兄弟,说话还管点用!”
 
    **裸的威胁!
 
    张紫薇冷冷说道:“钱副帮主真是好大的威风。”
 
    “毛都没长齐的小姑娘,还敢来说我?”钱虎刚眉毛一横:“如果不是看在你是张翻天的女儿,我早就把你逐出这扇门了!”
 
    李阳的眼中透露出一丝危险的意味,他看了看钱虎刚,道:“钱老,时候也不早了,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你们还是先回去休息吧,明天就要开始正赛了。”
 
    “回去?今天的事情可是还没完呢!”钱虎刚吹胡子瞪眼。
 
    吴胖子在一旁嘿嘿冷笑道:“我可是听说,李帮主前一段时间还带着人去公然投奔一个年轻人,这件事情可是让我们觉得很丢脸啊,李帮主,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情,你投奔那个叫苏锐的年轻人,是你的私事,但不能够代表整个青龙帮的意志!”
 
    吴胖子又翻出这件事情来,很显然是想要把火烧的更旺一点,再往李阳的伤口上撒一把盐!这货纯粹是没安好心!
 
    之前李阳带人投奔苏锐的时候,帮中的元老多有怨念,觉得这种行为实在是把青龙帮的脸面丢的干干净净!吴胖子此时提出这件事,让李阳肩膀上的压力陡然增大了好几分!
 
    “我这么做,自然是有我的目的。”李阳沉声说道。
 
    虽然投奔苏锐的事情让李阳饱受诟病,但是在他看来,这件事情对于青龙帮日后的发展有百利而无一害,面子都是小事,持续性的发展才是大问题。
 
    “一副奴才相!卑躬屈膝!丢尽了青龙帮的脸!”钱虎刚再次一拍桌子!
 
    “姓钱的,不要用你的短浅目光来衡量我的做法,你早已经跟不上时代了!”李阳的脸上也挂不住了,怒道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会议室的门忽然被推开,走进来一个身穿休闲t恤的身影。
 
    “看起来,有人对我还是很不满意的。”
 
    苏锐拉开椅子坐下来,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青龙帮是你们的青龙帮,和我没有半点关系,但李阳是我朋友,你们这样说他,我不太高兴呢。”
 
    苏锐的话语听起来有些阴柔的感觉,但是谁都不难从里面感受出一丝危险的味道。
 
    “苏少!”
 
    这一番话听的李阳激动不已,他承认自己是唯利是图之辈,也认为自己没那么多的热血,可是苏锐的话落在他的耳中,怎么就让他波澜不惊的心中涌起了激动的情绪?
 
    看着这个年轻的有些过分的男人,张紫薇的嘴角轻轻扬起。
 
    除了李阳之外,她应该是这里最冷静的人了。青龙帮之内,少有几个人能够用客观的眼光看待李阳投奔苏锐一事,而这个张紫薇就是其中之一。
 
    钱虎刚盯着苏锐,道:“你就是李阳投奔的那个人?”
 
    “我说过,这不是投奔,我们是朋友。”苏锐看着钱虎刚,双手交叠在一起。
 
    “朋友?”钱虎刚冷冷笑道:“李阳,你拿这样的人当主子,简直是把青龙帮的前程当儿戏!”
 
    吴世宽不阴不阳的说道:“我也是这样想。”
 
    其余的元老见此,或多或少都在点头,很显然对于李阳投奔苏锐一事,也是憋了一肚子的气。
 
    “李阳,我今天晚上就发动元老会投票,如果赞成罢免你帮主之位的超过三分之二,那么你明天就可以宣布卸任帮主之位了!”钱虎刚说着,还和吴世宽对视了一眼,很显然是早就商量好的。
 
    十个人表决,只要有七个人赞成,那么李阳就可以被强行拿掉帮主之位!
 
    钱虎刚既然敢这么说,绝对是有备而来!或许在场的元老会成员早就和他事先商量好了!
 
    “简直是胡闹!”李阳同样一拍桌子,怒不可遏:“大战在即,你们不去想着一致对外,却在这里打着帮主位置的主意!”
 
    李阳对于这种行为,实在是厌恶至极,今天刚刚被人废了十八个兄弟,这些元老们不想着怎么去报仇,怎么去找回场子,却在这里拆自己的台!真他妈的是混蛋!
 
    “李阳,如果我是你,根本不会放任这么混蛋的元老会在我的身边兴风作浪。”
 
    这个时候,苏锐忽然开口道,他正在拿着一把小剪刀修指甲,似乎连正眼看钱虎刚的兴致都没有。
 
    “你要明白,攘外必先安内,这句话某些时候还是很有道理的。”
 
    李阳默然,眼中闪过一丝狠辣的神色来!
 
    他明白苏锐的意思,也想过把这元老会解散了事,可是元老会的这些成员,在帮派中的威信颇高,势力很强,如果强行解散的话,恐怕会引起对方的强烈反弹!
 
    “青龙帮的内部事务,哪里轮的上你这个外人来指手画脚?”钱虎刚一拍桌子,指着吼道:“来人,给我把这家伙拖出去,先剁了手指脚趾!”
 
    他的话音一落,从会议室的里间就冲出来两个人,气势汹汹的就要来把苏锐架出去!
 
    “我看谁敢?”
 
    如果让人当着自己的面把苏锐架出去,那么李阳真的可以自裁谢罪了。
 
    李阳吼完一句,直接掏出手枪,指着那两个人:“如果你们不把我这个帮主放在眼里,大可以过来试试!”